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建设的国际规则之争?
王义桅:以西方主导的国际规则统筹“一带一路”,还是以“一带一路”统筹国际合作,二者之间的博弈已经开始。
FT社评:制止美国枪支瘟疫蔓延
大规模枪击事件最引人关注,但枪支每天都在制造家破人亡的惨剧。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减少各种枪支的数量。
萨缪尔森的贡献是什么?
邹至庄:萨缪尔森在许多领域发表了重要论文。他用数学的方法来分析经济理论,还把动态规划引用到经济学中。
华米智能手表:当今时代的卡西欧
布拉德肖:华米Amazfit米动手表价格亲民、朴实大方。它是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球的卡西欧电子表在21世纪的翻版。
对健康“元凶”征税
萨默斯:吸烟每年造成700万人死亡;肥胖每年造成400万人死亡。对损害健康的商品征税,是增进健康、增加财政收入的强大工具。
科技无法解决在职父母的顾虑
韦弗:对于被亚马逊、优步和iPhone娇惯的一代人,做到工作和照顾宝宝两不误在某些方面更容易,但有些地方仍不够完美。
世界面临长期停滞还是超级债务周期?
邵宇、陈达飞:量化宽松可以托住经济不再继续下沉,但要带领经济全面复苏,还是要从实体经济层面找原因。
像戒烟那样戒除手机瘾
库赫勒:数据显示,美国人平均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超过4小时。有鉴于此,我们需要真正的规则来推动人们戒除设备瘾。
全民基本收入为何行不通?
戈尔丁:从拖垮财政,加剧不平等和贫困,到削弱社会凝聚力,五个原因决定了全民基本收入不是未来社会出路。
春晚、援非和中国救世主?
刘裘蒂:春晚小品《同喜同乐》的失败,不但是造成了宣传上的反效果,更是暴露了“中国救世主”的思维陷阱。
春节、春晚和愚人
周健:春晚给中非合作的宣传很失败,如果中国以“春晚式”的姿势“傲立于世界之林”,站姿就是相当的难看。
金与正邀请文在寅访朝引发的两个突出问题
曹辛:如何确保朝韩和解不影响现行安理会制裁决议的落实?中国应在即将到来的半岛局势变化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因为爱情,库尔德少年放下手枪
茉莉:挪威电影《飘雪之前》让我们看到,人类的慈悲、爱与理解具有超越民族的普遍性,可以战胜可怕的传统诅咒。
从宗教角度看人工智能
何光沪:我们要学会自我规限,不能只图人工智能正面的利益,也要警惕人工智能负面的结果,这样才能避免灾难。
FT社评:广告主向Facebook和谷歌发出挑战
一些大客户正在严厉批评由谷歌和Facebook垄断的数字广告市场,联合利华就威胁将广告从发布不良内容的平台撤下。
展望2018:中国创新潮流中的变数与挑战
侯延琨:美国50%的独角兽企业是受技术创新推动,而中国的独角兽企业80%是依赖于业务模式的创新;中国在持续创新过程中,会面临不同挑战。
叙利亚会变成以色列和伊朗的战场吗?
加德纳:从目前局势来看,以色列和伊朗以及它们各自的盟友似乎不可避免会滑向战争,唯一有可能劝阻双方的只有俄罗斯。
提议大学生研读的中国文革书目(下)
丁学良:我深感,如果你不想学生在文革课堂里闹场,就不要强使学生接受唯一的某种论点,即便你自己坚信这个论点。
时间:马斯克最大的敌人
沃特斯:这位企业家利用重型火箭发射成功说服特斯拉股东相信他能解决Model 3电动车生产问题,但他对自己的光环指望过多将是一个错误。
探索太空不再是政府的专属
阿胡贾:猎鹰重型火箭的成功发射,不仅使太空探索具备了商业可行性,也让这项事业不再是政府的专属。
A股别再跟着美股“拼跌”
苏培科:对于如此突如其来的全球股市暴跌,很多人在问究竟是什么原因?将要持续多久?中国股市该何去何从?
马斯克的飞天梦与所有制问题
邓聿文:没有美国的资本主义为马斯克、乔布斯提供制度土壤和环境,就不可能产生他们这样的冒险家和梦想家。
我们需要一个说理的社会
梁治平:法治中国的一个重要含义就是建设一个说理的社会,尊重说理,保护说理,对非理强制和暴力绝不容忍。
火与怒,过度愤怒带来的问题
埃利森:现在的不容忍氛围让我们对一切过失不论大小都猛烈倾泻愤怒,丧失理性、善意和原谅他人的意愿。
FT中文网
全球财经精粹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