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全球展望

中东呈现新的力量平衡

加德纳:展望2017年,俄罗斯和伊朗可以认为,过去一年打击对手的努力成果丰硕,而西方及盟友陷入混乱局面。

去年12月,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官员们正在整理仪容,准备参加月底在莫斯科举行的三方外长和防长会谈,讨论阿勒颇(Aleppo)收回之后的叙利亚局势。他们邀请了美国同行吗?没有。一场现实政治的谈判是不会给过分乐观的拖延者留位置的,更何况他们还会破坏俄罗斯和伊朗胜利的喜悦——这两个国家正津津有味地欣赏阿勒颇叛军控制部分被摧毁,他们的叙利亚委托人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残缺不全的国家得到挽救。

平心而论,土耳其对现实政治的看重超过胜利的喜悦。安卡拉方面不得不放弃对试图推翻阿萨德政权的逊尼派叛乱分子的支持,并向俄罗斯和伊朗靠拢,以防止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与土耳其境内反叛的库尔德人结盟、在其边界打造一个自治的库尔德区域。

上述三个国家无论是哪一个,都很难不受叙利亚的屠杀波及。在上述部长会议召开前夕,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洛夫(Andrei Karlov)被一名安卡拉警察枪杀,这名警察喊道“不要忘记阿勒颇”。同天晚上发生在一个柏林圣诞市场的卡车谋杀案,凸显出恐怖袭击是多么容易得手。但非同寻常的是,尽管普京的空军重创了叙利亚的逊尼派叛军(而不是伊斯兰国(ISIS)圣战分子),俄罗斯却没有遭到多少报复。

的确,除了发生在巴黎和尼斯、布鲁塞尔和伊斯坦布尔的圣战者暴行,在俄罗斯干预叙利亚后不久,该国一架飞机在西奈半岛上空因炸弹爆炸而坠毁。欧洲官员表示,这架飞机并非原定的目标。现在形势可能发生改变。普京表示,谋杀卡洛夫是为了破坏“叙利亚和平进程”——这一异常自以为是的言论令人怀疑,俄罗斯和西方可能会有更多机会记住阿勒颇。

然而,当俄罗斯和伊朗展望2017年时,它们可以认为,自己过去一年在打击中东对手方面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而西方及其地区盟友则陷入了可被利用的混乱局面。克里姆林宫以网络手段干涉美国选举的事似乎不会招致惩罚。俄罗斯在一定程度上分裂了欧洲,在欧盟(EU)内部竖立起一根不自由的民主标杆。普京总统还有了一名新的崇拜者——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和曾为军方领导人的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已然是普京的粉丝。以色列右翼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一直与这位俄罗斯领导人交好。事实上执掌着沙特的年轻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同普京发展了一名阿拉伯官员所称的“行之有效的关系”。

西方在中东的这些支柱不满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表现出来的软弱、又对欧盟感到幻灭,眼下很​​脆弱。

经历了2011年和2013年政府被推翻的混乱之后,埃及已重新成为一个铁腕的安全国家。在塞西领导下,政策已脱离了政治,并被安全机构越过。在与其主要财务支持者沙特闹僵之后,埃及经济变得脆弱。与此同时,身为北约(Nato)成员国的盟国土耳其正在向东转。在7月那场失败的政变、埃尔多安采取措施转向一人统治之后,埃尔多安实施的大清洗让土耳其国家制度经受破坏性考验。眼下,这两个国家的监狱都人满为患。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