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诺贝尔经济学奖

走近理查德•塞勒

桑德布:凯恩斯曾认为,经济学大师必须是具备多种天赋的罕见结合体。在如今仍健在的经济学家当中,没有几个人比塞勒更符合这一描述。

欣赏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的研究成果有许多方式,这些方式都很轻松愉悦;这位经济学家本周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Nobel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如果你其他什么都不做,又对他的其他研究成果一无所知,那就读一读他从两年前开始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写的专栏,关于正常人为什么不像斯波克(Mr Spock,《星际旅行》主角之一——译者注)。

要知道,他的专栏是他的智慧、沟通天赋、以及他在经济学上投入的毕生心血的一个精美写照。作为行为经济学领域的创始人,塞勒的使命是分析现实世界的人们做出经济决策的方式。(《泰晤士报》(The Times)曾策划过一个版面,收集了塞勒在其他报纸上写的专栏。)

如果要更深入地了解塞勒,看看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受人欢迎的信息文件和科学背景文件是不错的选择,这些资料都是深入浅出的。它们展示了塞勒的研究成果围绕三个相关的概念: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有限意志力(bounded willpower)以及有限自利(bounded self-interest)。

举几个例子:关于有限理性,塞勒提出了所谓的禀赋效应(endowment effect)。人们称他们愿意为某一物品支付的价格,往往是他们愿意卖出该物品的心理价位的一小部分,即使他们拥有这件物品只有几分钟。

关于有限意志力,塞勒是最先论证人们对于即时消费的特别偏好的学者之一。相对于即将来临的未来,人类对“当下”看重得多,以至于他们区别对待两个间隔相等、但其中一个在更遥远未来的时刻。这导致人们为自己的将来“未雨绸缪”的程度往往低于他们的真正意愿。

关于有限自利,塞勒推广了“独裁者”和“最后通牒”等实验。这些是关于分一笔钱的理论问题;在这类问题上,一个真正的“经济人”(homo economicus)会将一切据为己有,但真实的人会表现出对公平的强烈偏好。塞勒和他的同事们最先确认的这种对公平的偏好存在于各种场合和背景下,包括在处理一大笔真正的钱时。

前面说了看看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文件是个不错的方法。但还有更好的选择,那就是读一些塞勒自己的著述。他不定期为《经济展望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撰写一个名为《异常现象》(Anomalies)的专栏,出色地展现了自己精湛的说教方式。该专栏的每篇文章都记录了一种简单、马上就让人认得出、而且公然违背常规经济学理论的行为模式。很幸运,这些专栏文章都可以在《经济展望期刊》的网站上找到。

但除了塞勒著述的内容以外,我想强调的是它在理论上、政策影响上、以及对经济学专业的影响上达到的非凡程度。

从理论水平上说,诺贝尔文件将塞勒与可以追溯至亚里士多德(Aristotle)、亚当•斯密(Adam Smith)(尤其是他的道德心理学理论)和弗洛伊德(Freud)的思想传统联系在一起。塞勒重视“选择基础设施”的重要性——他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的关于英国退欧公投的评论文章就运用了这一理论——将他与有关权力的政治理论文献联系起来,这种理论强调,定义选择菜单是一种对权力的行使,其重要性超过决定选择什么。

他的思想上的直接前辈是莫里斯•阿莱(Maurice Allais)和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这两人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经研究和塞勒类似课题的当代学者名单,简直像是经济学和决策理论领域的名人录:乔治•阿克洛夫(George Akerlof)、加里•贝克(Gary Becker)、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赖因哈德•泽尔腾(Reinhard Selten)、托马斯•谢林(Thomas Schelling)、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以及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这些人全都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