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韦恩斯坦性丑闻

性骚扰缘何仍在不断发生?

斯劳特:指控韦恩斯坦性骚扰的多位知名女性,都是在其他人已经公开表态后才加入进来。第一位指证者仍需要巨大的勇气。

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倒台是否会成为男女关系的分水岭?女性在话题标签#还有我#(#Metoo)下讲述的数以千万计的性骚扰故事,看起来标志着社会学家所说的“规范普及”(norm cascade)的开始。曾经抽烟在任何地方都是可以被接受的行为;如今,至少在发达国家,吸烟者都只能在通风良好的门廊吸烟。要是猥亵女性——甚至更严重的行为——也可以像吸烟一样被禁止就好了。

韦恩斯坦事件不会成为转折点,但是会成为漫漫长路中的又一座里程碑。在我人生数十载中,性骚扰成为了法律问题和社会禁忌。建筑工知道不能对着女性吹流氓哨;高管知道不能要求秘书给予性好处。韦恩斯坦说他“是成年于六七十年代的人,那时一切行为规范和职场规则都是不同的”,这印证了时代已经改变。

性骚扰仍在不断发生,不是因为男性不知道性骚扰是错的,而是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会被抓到或遭到惩罚。正如一个又一个的韦恩斯坦受害者所表明的那样,女性不敢报告性骚扰事件,因为单个的受害者与骚扰者之间权利不平衡。报告后的局面是各执一词,而且他能够强势得多地坚持自己的说法。充其量,她可能最终达成一份和解和保密协议,但代价是丢了工作。

解决这种局面唯一保险的办法是以量制胜,但单个受害者不容易找到其他受害者。如果一名性骚扰惯犯是在他的工作场所向女性下手,这些女性或许可以联合起来,但是在太多情况下——比如政客、导演、教授、牧师、首席执行官——受害者是很多彼此并不认识的女性。一旦女性知道其他人遭受过相同经历,他们更可能加入控诉。但请注意,指控韦恩斯坦的多位知名女性,比如格威妮丝•帕尔特罗(Gwyneth Paltrow)和安杰利娜•乔利(Angelina Jolie),都是在其他人已经公开站出来之后才加入进来。第一个站出来仍需要巨大的勇气。

女性调查记者无疑可以帮上忙;《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团队曝光了在媒体、科技行业的性骚扰事件,如今又报道了好莱坞的性骚扰事件。这种系列重磅报道能够警告企业这种行径可能曝光,并提醒人力资源部门和管理委员会忽视不良行为的早期报告会产生危害,从而将逐渐帮助纠正两性权力的失衡。但是#还有我#不太可能像一些社交媒体用户所敦促的那样,变成#还有他#(#Hetoo)。每个女性受害者还是会考虑点名指责性骚扰者而带来的失去工作或葬送前途的后果,并且可能保持沉默。

个人决定也会带来更大的政治后果,至少在美国是这样。共和党人强烈抨击韦恩斯坦事件,因为被告席上坐着的是著名的自由主义者。在走廊的另一边,福克斯新闻(Fox News)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但揭发罗杰•艾尔斯(Roger Ailes)和比尔•奥赖利(Bill O'Reilly)并未触发社交网络的热议。在政治最顶层的是,2016年11名女性站出来指责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进行肢体骚扰,没有明显效果。

相反,《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与美国广播公司(ABC)在大选前三周的民调显示,10个受访者中有7个人认为特朗普“很可能违背对方意愿对女性做出了有性意味的举动”,但他却以53%的白人女性支持率赢得了总统大选。据报道,很多受访者预料到或接受了男性的那类行为,认为这是“男人本性”。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